048.com

简洁阅读 打印本文默认增大缩小
手机阅读本文

【走读西街】百年院落曲江春,铭刻着一个风云年代的印记

时间:2020-11-20 09:51:59 来源:玉林资讯网-玉林晚报 编辑:记者 王耀前 周立华

曲江春老宅具有浓厚的清末民初时期建筑特色

老宅几乎没有翻修过,还是百年前的模样

从攀龙里张宅走出来,大家绕道南街来到大南里,迎面是一座大门紧闭的老宅,这座大宅的大门是以炮楼的形式设计,大门口上边有瞭望窗,两边有内窄外宽的枪眼,透着浓浓的清末民初时期玉林大宅的建筑特色。

老宅大门刻着一副令人难忘的门联:“珂里春光绵世泽,曲江风度振家声”,横额为“曲江春”。“曲江春”是什么意思,这座老宅里面住的是什么人?老宅又有着什么故事?带着种种疑问,大家推开大门,走进这座古朴的大宅第。

百年老宅,气度不凡

大家轻叩铁门,里边无人回应。轻轻一推,才发现这扇紧闭的大门其实是虚掩着的,毫不设防,由此可以看出老宅居民的纯朴。

走进老宅,眼前是一个长方形的花园,花园内各种花草争奇斗艳,给这座老宅带来无限的生机。穿过花园后左转,这才发现“曲江春”是一座三进大宅。历经百年风雨侵蚀的老宅,已显沧桑,但仍然可以看出老宅当年的气度不凡。

眼前这些极有年代感的老木门、老门框、老门槛,能把人一下子带回到清末民初那个风云年代。

老宅幽深,仿佛隔断了城市的喧嚣。那种宁静,似乎能让人听到岁月的喘息声。横在墙上的巧木、沧桑斑驳的木窗户,都是百年历史的呈现。轻轻抚摸,似乎可以感受到老宅百年前的温度。

每个天井都铺设着青砖,百年岁月逝去,依然容颜不改。一些经常踩踏的地方,已被磨砺得光滑清亮。设施装潢该张扬的地方,都没有收敛;但需低调之处,却也做得很到位。比如这里的墙壁,就没有一般大宅所有的壁画,室内的横梁,也没有精美的木雕,显得古朴纯粹。

老宅的对联,寓意深厚

“曲江春”老宅最显著的一个特点,是每一进大屋的门口,都刷写着对联。据老宅居民张瑞东说,这些对联为一位名为张伯参的族人在民国初期所写,张伯参是清末秀才,所写的对联寓意深厚。

“曲江春”,是晚唐诗人张乔一首诗词的名字。“曲江春”这个风雅的名字让老宅多了几分古韵诗意,此名一直延用至今。

两边的对联为:“珂里春光绵世泽,曲江风度振家声”。经查找相关史料,发现这副对联的“曲江风度”四字,出自唐玄宗的一副对联:蜀道铃声,此际念公真晚矣;曲江风度,他年卜相孰如之。唐玄宗写此联为纪念张九龄有知本察隐的器识,高瞻远瞩的卓见。后人把张九龄的历史功绩、刚直气节和政治主见誉为“曲江风度”。老宅门联引用这个典故,既看出了书写者以老宅张氏族人深厚的学问底蕴为豪,也表达了其对后人的殷殷希望。

第一进大屋的横额已经看不清,但两边的对联却很清晰,“世守雨铭崇理学,字书百忍作箴规”。第二进大屋的横额为“受天之祐”,两边写着:“芝草琅喔5兀架浯浠嫖醮骸薄5诙牡诙雒诺暮岫畲Γ剐醋拧巴蚋@闯彼淖帧5谌笪莸拿趴诤岫钗跋缦偷凇保奖叩亩粤靶⒂盐艺恼卤薄U庑┒粤芏喽际谴庸攀盼闹羞⑷。梢钥闯觯粤樾凑哂凶派詈竦难实自蹋捕哉庾险ズ派钋椤

老宅孕育出数个颇有名气的商号

老宅的“老”,随处可见。在第三进大屋门前,存放着几块硕大的石臼。其中一块中间还有凹槽。表面已经被磨得油光发亮。“自我懂事起,这几块石臼就存放在这里了。”张瑞东告诉大家,他的爷爷张泽余以前在玉林城内开了几家专营药材的商号,而且规模颇大。“这些石臼应该就是当年用来研磨药材的工具。”

张瑞东还收藏着爷爷开商号时的一张椅子。这张椅子造形别致,做工精美。前面的两只椅脚被雕刻成花瓶状。卡花也非常精美,中间为一朵盛开的花朵,两边则为缠绕的枝叶。椅背上,雕刻着一只花瓶和一朵鲜花,缀有几片绿叶。椅子的背面,右刻草书“张”字,左刻“乙亥年”,中间则为“桂香堂”三字。乙亥年应为1935年,距今已有85年时间,但这张椅子依然保存完好。

据张氏族谱记载,张泽余生于1893年。10多岁时,他就因为聪明伶俐,被鬱林城一家商店聘为雇员。又因能吃苦耐劳,做事用心,很快就掌握了经商的窍门。不久后他筹钱独自经商,在鬱林县城连续开设了桂香堂、天寿堂和广裕堂三间药店。他诚信经营、童叟无欺,经营规模不断扩大。在福绵、樟木等圩镇开设了桂香堂分店。并开设“桂记”旅店和专营苏杭产品的“丽彰”商店。解放后,继续经营药店至1956年。公私合营后,转为国营县医药企业药店。

据悉,除了张泽余外,老宅还走出过多位大商人。他们用自己的勤劳,在曾经盛极一时的西街上,留下了自己的足迹。而他们在商业上的成功,也印证了西街昔日的繁华。

老宅走出过一位革命英烈

张瑞东说,老宅里还走出过一位烈士,名叫陈业英,她是张泽余之子张国祥的妻子。她1949年11月参加革命,曾在鬱林县人民政府政工大队学习。1950年1月上调到鬱林专区干部学校。后来,她在鬱林县樟木乡人民政府工作。1950年2月,土匪暴乱时,她在樟木乡被土匪杀害,年仅19岁。陈业英后被鬱林县人民政府颁布为革命烈士。

“政府颁发的烈士牌匾原来就悬挂在老家的门口。”在老宅的大门处,张瑞东指着墙上的几枚铁钉说,这几枚铁钉原来就是用来悬挂牌匾的,可惜后来牌匾破损了,就没再悬挂了。

“曲江春”,铭刻着一个时代的印记,如今,阅尽人间沧桑的老宅还是百年前的模样,仿佛在安静地诉说着西街的变迁过往,以及西街丰富多彩的学问历史。

(记者 王耀前 周立华)

原标题:百年院落——曲江春 铭刻着一个风云年代的印记

责任编辑:覃维

一周热点

048com威尼斯最新网址关闭简洁阅读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