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8.com

打印
手机阅读本文
默认字体字体加大字体减小

后疫情时代 他找到一条鲜花新销路

时间:2020-06-24 09:04:17 来源:玉林资讯网-玉林晚报 编辑:记者 庞献

霍章聪在包花束

霍章聪的花店开在自家一楼,位于玉林城区的一条小路旁。这间子承母业的花店经营了近30年,请了六七名员工,还建了3个冷库存放鲜花。霍章聪接手花店后,一手建立了3个团购总群和二三十个分团,圈定熟客1万多名。

今年受疫情影响,霍章聪的花店销量下滑了一半,直接经济损失数万元。在疫情形势严峻时期,昆明花市停业、物流停运,霍章聪找到鲜花基地,通过专车将鲜花运到玉林。当时,霍章聪搞的鲜花团购一次比一次火爆。现在进入了后疫情时代,霍章聪发现,传统的鲜花销售方式已悄然改变,未来他想拓展销路,给顾客提供鲜花团购直供服务。

因疫情被退单

损失4万元仍全额退定金

日前,上午9时,霍章聪的花店门口摆放着几件当天凌晨刚从广州运回来的鲜花,两名员工正在包花束,霍章聪已外出送开业花篮。

“目前仍受疫情影响,婚庆花车、新店开业都少了,销量下滑了一半。”刚赶回来的霍章聪笑着说。尽管如此,他还是很忙,店里人来人往,不少顾客还指定要他包装花束、花篮。

霍章聪说,他的花店经营近30年,每年农历正月初一,他们都会到佛教会门口摆摊卖花,可今年人流量比往年少了1/3,鲜花销量也大大减少。

“除夕晚还回了七八件货,结果订单全都取消了,直接损失近4万元。”霍章聪说,春节前花店就已接到五六十份花车订单,可顾客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,被迫推迟了婚礼时间。“不少老顾客熟悉行业操作流程,知道大家已经把鲜花运回来了,为了减少大家的损失,在退单时主动提出采购部分鲜花,结果全被母亲拒绝了。”霍章聪为母亲的做法点赞,把定金一分不少地退还给顾客。

通过专车将鲜花运到玉林

降价开团购

“做这门生意久了,看过鲜花最美的样子,不舍得扔,也不舍得让它们烂在自己手里。”看着冷库里积压的鲜花,霍章聪想,不如把价格降低点,分享给大家。

春节期间,霍章聪开始在微信群里开团。“第一次开团卖了300多束鲜花,第二次开团卖出500多束,有一次线上线下+分团,10分钟就抢完了259扎百合。”霍章聪说,那时团购鲜花反响很好,因为疫情形势比较严峻,人们都宅在家里,很多花友在群里晒花、赏花,鲜花给那段宅家难熬的日子带去了一份美丽和喜悦。

可开团没两天,疫情又给霍章聪出了一道难题:“打了很多电话,找了几个供商货,得到的答复都是昆明花市停业、物流停运,无法把鲜花运到玉林。”霍章聪说,很多花友催着开团,他也不想放弃刚火起来的鲜花团购生意。为此,他向供货商提出,愿意自己承担运费,找专车将鲜花直接运到玉林。通过供货商,霍章聪联系上了昆明一家鲜花种植基地,双方谈妥,共同承包专车,将鲜花直运玉林。“当时市场上的花价被拉得很低,平时四五元1支的多头百合,那时9.9元就可以买3支。”

“从春节到现在,因为做团购,大家不担心客源、销路,每天都有几件货回来。”霍章聪说。

未来打算拓展销路

提供团购直供服务

34岁的霍章聪从事鲜花行业可谓是子承母业。1992年,霍母便开始开店卖花。2007年,霍章聪中专毕业后,先后赴广州、上海等地学习、进修花艺。2015年至2019年底,他一直住在昆明,找基地和货源,到相关企业了解鲜花品质、生产链。

接手自家的花店后,霍章聪着手开展线上销售。“这次疫情,给大家花店带来的最大机遇便是‘吸粉’数千。”霍章聪说,疫情发生前,他手上只有两个未满500人的鲜花微信群。疫情期间,因为店里的鲜花是从基地直运玉林的,“没有中间商赚差价,物美价廉让花友口口相传,吸引了很多准顾客入群。”如今,他手上的3个鲜花“总团”有1300多人,还建立了二三十个分团。

婚庆、花车、开业……这些原本是传统的鲜花销售“大头”;可在疫情影响下,霍章聪发现,传统的鲜花销售方式已悄然改变,目前家庭养花已占据大半江山。“我在着手招兵买马,昆明那边也谈好了合作商,我想着重开拓团购直供。目前还是群里开团,顾客自取。未来接单后,会由昆明的合作商直接发货、包邮到家。”对于在后疫情时代下如何发展鲜花生意,霍章聪已做好了准备。

(记者 庞献)

原标题:疫情期间,婚庆、开业用花大量退单,而家庭养花需求日旺。这间花店迅速应对,开展团购直供服务 后疫情时代 他找到一条鲜花新销路

责任编辑:覃维

你可能喜欢看的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